数据更新到8月9日:

 

错误分析

1.可转债太麻烦。申购要多账号;中签要转账缴款;统计账户市值麻烦;如果上市就卖,得关注什么时候上市,一个个账户去卖;如果持有不动,得关注是不是触发强赎。申购真是赚点辛苦钱,要在可转债赚大钱,不是靠申购,是要大熊市配合。现在不申购了也不卖,就关心一下强赎,不怎么费劲。但是后面如果市场好转了,我也不去参与申购了。

2.513500&spy套利。513500是A股场内标普指数基金,交易到北京时间下午三点,spy是美股标普指数基金,北京时间下午四点开始盘前交易,理论上可以跨市套利。前段时间由于市场情绪波动大,汇率波动也大,513500经常折价溢价,有一天盘中溢价超过过2%,我就想盘中卖掉513500,美股盘前用spy买回来,如果溢价消失,我再换回来。这个做法先不论盈亏,里面是有几个问题的,第一是513500是人民币买美元,spy是美元买美元,理论上还少了一道汇率对冲;第二是卖出的人民币闲置,而境外美元不足还需要借钱支付利息;第三是513500历史上有过超大幅度的溢价,即存在换了以后长期还不回来的可能。第四,我计算折价溢价的表格虽然是动态的,但是部分数据有延迟(这个已经解决)。第五,当时没有详细计划。综上,这个思路的交易以后可以做,但是溢价幅度10%以上,同时做好详细计划再执行。

3.fb日内。这笔交易是fb季报当天盘后交易的,也就是北京时间27日早上。看到跌了两成,忍不住去加仓。这里有两个问题,第一是没有充分研究到底为什么跌,第二是买的数量不是合理的加仓数量,数量太大,有搏反弹的心态。实际上这两个问题反应出自己把市场当傻瓜了,后来意识到这样很危险,几十分钟后就平仓了。当天仔细了解了fb季报和电话会议的内容,估算下来,由于新披露的这些信息,短期估值下调是合理的,市场不傻。后来重新做了加仓计划并执行,如果按原数量交易,之后又下跌,那我就很尴尬了,算作加仓又太多,算作投机也不可能,因为短期看这个价格并无不合理。这笔交易的教训是要记住敬畏市场,特别是美股,觉得市场傻的时候好好冷静一下。

4.xiv交易。这个已经总结过了,之前有帖子,是今年最大错误。以为价格不合理,其实自己是傻瓜。

5.美股打新iq和bili。对于中签率没概念,申购太多了,两个申购了好像是分别5000股,iq中了700股,bili500股。如果是申购玩玩,那就100股。如果报了大单,就要做好愿意投资的准备,万一真的全部中了呢?本来是玩玩的心态,但是中签率超预期,两个新股上市后又都跌了一段时间,这段时间心态就不好了。

6.aapl和700的卖出购权。之前是持有正股,卖出远期价外的call做增收。比如700卖出的是今年9月的480的call,aapl卖出的是2020年1月250的call。这里的问题是,价投的这几个股都是打算长期持有的,虽然过程中市场肯定会有高估的时候,但是我卖call理论上存在两种风险,第一是公司发展超预期,我对高估的理解有问题,第二是公司没有超预期,但是市场先生就是报价高,最后期权被行权,正股卖出。这时,首先我肯定不想再买回原公司,其次我会考虑到整体的股权比例不足,如果买了其他不熟悉的公司,可能风险更大。第三是心理问题,感觉白捡的钱不难难受。过去我认为,如果某个股贵了,不去卖call就像是白送的钱不拿,难受。比如700,我去年觉得如果今年9月480,肯定是贵了,那就卖call白赚一点不好吗?但是现在换一个想法,我已经择股了,这个股已经为我提供了超额收益,没必要再去赚择时的钱。投资体系里有专门做择时的趋势策略,也有专门做空的策略,这些策略要么是对整个市场情绪做判断,要么是对极端标的做判断,胜率赔率更优,因此也不算是浪费了评估市场情绪的能力。第四也是心理问题,贵不贵,高估不高估,这个其实没有绝对的标准,它和折现率有关,也就是和自己的预期收益有关,如果我预期长期年化5%,那么持有这几个还不都是低估?别的股票看起来相对便宜,但是我懂吗,它能长期经营下去吗,未来发展前景怎么样,产品服务能提价抗通胀吗?总之,以后价投策略里不再做期权。

1
说点什么

可转债和港股打新简化版 – 博弈的Blog

[…] 放弃可转债申购,https://blog1.jyzzj.online/?p=2529 […]